數位加密貨幣正夯,NFT的魅力與價值


隨著數位化的潮流日益興盛,藝術、收藏,甚至紀念品等物也有可能以數位的方式留存價值。有時候,甚至一張搞笑圖片、一段文字甚至影音,都能夠因成為NFT(Non-fungible token)而引發龐大的金流。

近日有一對住在亞特蘭大的情侶,透過繪製鴨子角色Dastardly Ducks而打造NFT,因此在6小時內賺了12萬美元。

一位在《紐約時報》上撰寫數位專欄文章的作者Kevin Roose將自己以NFT為主題的文章做成圖片檔推進NFT的市場,沒想到在競標市場中售出時,售價高達了725000美元。

一名新加坡的網紅Irene Zhao,將自己的照片做成NFT。才短短一個星期,成交的價碼就突破了億元台幣的關卡。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Irene Zhao(@b1gqing)分享的貼文

事實上,就連周杰倫也曾與自家潮牌聯名推出吉祥物Phanta bear,目前它已經成為擺在全球的版圖中也是要價極高的NFT代表商品。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Jay Chou 周杰倫(@jaychou)分享的貼文

所謂的NFT,就是非同質化代幣。同質化代幣就像現金,一枚十元硬幣可以和其他的十元硬幣交換,甚至能換成兩枚五元硬幣。而非同質化代幣就因為每一個代幣都有著不同的形式與價值,因此幾乎無法透過這種等價交換的方式單換甚至一換多。

最近NBA也跟上NFT的風潮,推出NBA Top Shot,以數位方式節錄球賽的精采畫面或球員的經典時刻,因此跟過去的球員卡不同,它不叫card 而叫做moment。某些稀有並限定的moment 如今也可以炒到高價,而這些Moment也一樣,卡價會隨著內容物主角的表現而有所起伏。

而NFT之所以能夠如此興盛,在於它的幾個特點。首先,過去的收藏品、藝術品都有真偽的問題。但NFT能將所有權數位化,甚至詳實記錄它的交易過程,因此很大程度地規避了盜版的風險。而即使許多圖片有著容易被複製的特性,這種所有權數位化的特徵,也能證明自己在社群網路中的地位。有些NFT創作者,會舉辦自家品牌NFT持有者的專屬活動,這也是能夠替這些數位加密藝術增添實質價值的方式。

這也是NFT之所以能夠炒價的原因。它其實跟許多限定商品的概念很像,透過許多明星或紅人的購買,繼而在引發風潮後,讓商品持有者能夠奠定自己的品味甚至社交地位。

因此一個NFT要賣得動,甚至賣得好,也一樣得依靠社群與輿論的影響力。只有一個品牌建立起獨特性與口碑,它的商品才會有價值。

前段提及的NBA Top Shot的Moment會隨影片主角而影響價格,某種層面也是受到該球員背後粉絲群眾的多寡而影響的。上述提到的新加坡網紅與周杰倫,也是因為有著龐大的粉絲群眾作為基底,才能藉由粉絲對於該品牌產品的認同感而炒出高價。

過去畢卡索在從西班牙剛來巴黎賣畫前,就曾經施展過引發輿論和飢餓行銷的魔法。當時沒沒無聞的他雇請了許多大學生,每天都去畫店詢問店家老闆是否有畢卡索的畫。直到引起了畫商的興趣,畢卡索才颯爽登場,出現在巴黎賣畫。

事實上,在近日熱播的韓劇《那年,我們的夏天》中,也曾出現過劇中飾演女明星的角色對插畫家男主角訴說自己透過高價購買他的畫作、出席他的現場活動等方式炒熱該名畫家的話題性與身價的劇情。

從這幾點來看,或許人們的心理狀態從古至今都沒有太大的改變。而NFT,也正是在歷史長河中順應著人們的內心慾望而生的諸多產物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