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蛋當下認媽媽—小雞跟定保育員。(特約記者林有定翻攝).jpg

破蛋當下認媽媽—小雞跟定保育員


【特約記者林有定/台北報導】

雞、鴨、鵝等早熟性鳥類,幼雛孵化後的「印痕行為」就是:看到第一個會「動」的東西,就認定他做媽媽。因此,臺北市立動物園兒童動物區內保育員帶小雞的畫面,正巧反映這種特殊的情緣,雖然小雞現在已經長大,但只要聽到保育員的聲音,就會循聲奔向「阿潘」媽媽。
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我媽,兒童動物區去年用孵蛋器孵出5隻小雞,小雞破殼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保育員「阿潘」潘秀娥。雖然小雞現在都已經長大,但每天只要「阿潘」推著手推車出現,牠們總會遠遠循聲奔向「阿潘」,「阿潘」走到哪牠們就跟到哪,這就是「印痕行為」。「印痕行為」被發現並深入研究的主要對象是早熟性鳥類,但在動物園裡,除了雞、鴨、鵝等鳥類,類似且相對明顯的「印痕行為」,也曾發生在一些哺乳動物身上。

破蛋當下認媽媽—小雞跟定保育員。(特約記者林有定翻攝).jpg

破蛋當下認媽媽—小雞跟定保育員。(特約記者林有定翻攝).jpg

「阿潘」潘秀娥曾經養過非常多被動物媽媽棄養或出生後媽媽不幸死亡的動物寶寶,2007年誕生的馬來熊「熊妹」,由於媽媽前兩胎育幼都不順利,因此出生當天獸醫師就將眼睛還沒張開的「小熊妹」送到兒童動物區由潘秀娥進行人工哺育。「小熊妹」10個月大搬到熱帶雨林區展開獨立的生活,爬樹、上棲架四處探索,2歲時某天「小熊妹」在樹上休息,傍晚保育員從5點呼喚到6點都不願意下樹,眼看天就要黑了,只好出動1年多不見的「阿潘」到雨林區嘗試呼喚「小熊妹」,果然「小熊妹」並沒有忘記「媽媽」,立刻從樹上下來,這種記憶也類似「印痕行為」。

破蛋當下認媽媽—小雞跟定保育員。(特約記者林有定翻攝).jpg

破蛋當下認媽媽—小雞跟定保育員。(特約記者林有定翻攝).jpg

現代動物行為學之父勞倫茲長期研究雁鴨和鵝特殊的行為模式,如:從蛋殼孵出來時,會把看到第一個會動的東西當成媽媽,還有記住第一次聽到的聲音,把它當成媽媽的聲音。這就是勞倫茲著名的「印痕學說」。由於生物出生後,第一眼看到的通常是媽媽,所以動物的這種行為,使得幼仔出生後不容易認錯而能得到母親的保護。
有機會到兒童動物區您可以試著用「阿潘」的方式叫小雞,看看牠們的反應喔!